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張國桐

  “我這4萬塊錢就這樣沒了嗎?”在一通反詐警察打來的電話中,剛剛得知自己遭遇“殺豬盤”詐騙的小李(化名)震驚、憤怒、沮喪、無法接受。然而,當德州市公安局反詐民警王亮亮說出“你還能聯系上騙子嗎?”這一句話時,仿佛是救命稻草讓小李重新燃起希望:這個警察似乎有辦法,能讓騙子把錢“吐”出來。

  詐騙勸阻是德州市公安局反電詐中心的一項重要的業務工作,每天要撥打幾百個電話開展勸阻,防止群眾被騙。然而勸阻的過程并不順利,相當一部分當事人不接電話、不回信息,需要不間斷、重復地撥打電話,有時還會遇到當事人不信任、態度惡劣甚至辱罵民警的情況,工作任務重、精神壓力大已然成為反詐民警的日常。然而,反電詐中心民警王亮亮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壓力,并想出了N種對策來應對各種突發情況。

  3月9日,王亮亮在處理一起詐騙網站預警信息時發現,當事人手機號為空號。按照正常的勸阻流程,民警在確認電話號碼是空號后即可反饋,完成預警勸阻工作,但王亮亮并未止步于此,因為他發現該預警信息不僅提供了當事人的手機號,還提供了身份證號。根據工作經驗,王亮亮預判當事人很有可能是登錄了詐騙網站后,填寫了個人身份信息,屬于高危潛在受害人。本著成功勸阻一起,可減少一起發案的工作態度,王亮亮立即通過該身份證號查找當事人其它有效聯系方式,經過大量工作,終于成功聯系到了當事人小李。

  撥通電話后,王亮亮詢問小李最近是否進行網絡投資時,小李并未承認。但處于職業的敏感,王亮亮感覺到這個小伙子并沒有完全信任他,話語中似乎有所隱瞞。于是他話鋒一轉,像拉家常一樣問起小李有沒有微信好友經常發朋友圈炫耀自己在網上投資賺了很多錢。 頓時小李感到很詫異,隨后他坦言自己近日跟著微信好友在一網絡投資平臺投了4萬元,但目前已經無法登陸該平臺。

  王亮亮立即意識到小李遭遇了“殺豬盤”詐騙,只是小李年紀尚輕,被騙了還蒙在鼓里,他又如何接受的了受騙的事實。案件已經發生,王亮亮一邊給小李做反電詐宣傳工作,告訴他遭遇了怎樣一種詐騙,以后堅決不要再落入相同的圈套;一邊給他做心理疏導,緩解他的焦慮心情,避免極端事件發生。即便這樣,但突如其來的打擊還是讓受害人小李有些接受不了。

  震驚、憤怒、沮喪、不甘。。。內心五味雜陳。他沉默良久,在電話里試探地問了句:“我這4萬塊錢就這樣沒了嗎?”

  這句話不經意間刺痛了王亮亮的心,通過前期的了解,王亮亮深知小李來自一農村家庭,4萬塊錢對于他來說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他琢磨著除了提醒小李盡快去派出所報案,自己還能做點什么呢?如果現在讓小李去報案,這起案件將由辦案單位進行立案偵查,不僅要耗費大量的警力和時間,最終受害人的經濟損失能否挽回也未可知,他沉思一會兒便心生一計。

  于是,他繼續追問小李是否還能聯系上詐騙分子,小李說可以。王亮亮指導他聯系騙子,手把手教他如何與騙子進行周旋。經過幾個回合,騙子最終同意將小李的錢退還。當天下午,騙子分兩次退還了小李被騙的4萬元。

  3月10日,小李來到德州市公安局反電詐中心,將“守一方熱土 保一方平安”和“人民警察為人民 失而復得暖人心”兩面錦旗送給民警以表感謝。